笔趣阁 > 福妻高照 > 第一百八十五章有病就去找大夫

第一百八十五章有病就去找大夫

    这是第几次被他用剑威胁了?田如月无语的瞅着他:“能不能换个招式?每次拿剑威胁我脖子,你不腻歪我都嫌烦了。”

    常青:“……”收剑的瞬间换成出手掐住她的脖子,可还没等他用力,却反过来被她威胁了!

    “你最好用力掐!最好掐死我!我死了,你就自己去找能工巧匠,看看能不能做出一把茶壶让你主子交给二皇子敬献给圣上,讨得龙心大悦!”田如月放完狠话,故意把自己的脖子往他手心里送了送。

    常青:“……初生牛犊不怕虎,你真以为你能替代李师傅?”

    田如月挑眉一脸嚣张:“我们打个赌如何?若是我做出来的茶壶能帮二皇子得到封赏,能让二皇子对你家主子更好……”伸手一指他的剑:“……我要你亲手毁了它!”

    常青:?????

    愣了一下,忽然嘲讽她:“你不会以为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吧?我可不是仗剑走天涯的江湖侠客,更不是嗜剑如命的铸剑师,这把剑毁了我可以再找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田如月送他一记白眼,“纯粹是你用这把剑几次三番威胁我的脖子,我得替我的脖子报仇。”

    常青:“……你要报仇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田如月夸张的故意假笑两声,嗤之以鼻:“你当我傻啊?找你报仇不是以卵击石?不过你放心,这辈子你可千万别落在我的手里,不然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、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常青:“……”当着别人的面说要秋后算账,性格如此耿直,不像是精心培养的细作。缓缓的放下手忽然逼问:“你真不识字?”

    “咋地了?不识字碍着你了?”田如月见他松手胆子更大了,直接怼了回去,“莫挨老子,滚开。”越过他的身边又回到了书房继续画图纸。

    等她画完卫晋也没醒,直接走到常青的面前:“图纸我已经全部画好,多的那份找木匠做,少的那份找铁匠做。

    等你主子醒了,你告诉他一声,让他尽快去找人做出来。若是耽误了万寿节二皇子无物可献,可别怪在我头上。”说完一脸疲惫的打了个哈欠,绕过常青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走没多久,后脚卫晋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守在一旁的常青立马上前禀告:“主子,他违抗了您的命令并未作画已回院,但他画好了所有的工具图。”

    卫晋沉默了一瞬才开口:“拿过来给我过目。”

    常青转身把书桌上分开存放的两份图纸拿给他过目,并回复田如月的话:“他离开前交代,多的这份交给铁匠打造,少的那一份交给木匠。”

    卫晋一张一张的看完,发现很多工具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常青也发现了这一点,突然出声:“他的背后必有高人指点。”

    卫晋颔首:“她曾亲口告诉赵师傅,她曾拜高人为师。”

    常青:“……您怎么没提过?”

    卫晋抬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常青立马低下了头,单膝跪地告罪。“属下越矩,请主子责罚。”

    卫晋并没有处罚他,还把图纸全部交给他,“这份图纸绝不可外泄,去找口风紧、手艺好的工匠做出来,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常青双手接过,站起身送卫晋回房之后他才离开去办事。

    可他这一出去,却是一整晚都未归来,直到天大亮才回府却是直奔《忘月居》,带着一身肃杀之气的站在一旁,盯着正在用早膳的田如月。

    被常青杀气腾腾的眼神盯着,田多福食不下咽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田如月却吊儿郎当一脸无所谓,甚至还招呼常青:“这么盯着我干什么?想吃就坐下一起吃啊!”

    常青:“……”她、竟然是女子!

    他违背了主子的命令,趁外出办事调查了这对兄弟,结果却发现兄弟变成了兄妹!

    出生至今从未离开石头村,一夜之间忽然变得聪慧过人、手艺精湛,这绝对不是同一个人!

    田如月见他还是不说话,只用渗人的眼神盯着她,无语的撇了撇嘴:“眼神是杀不死人的,你再看也没用。”故意吃得津津有味,馋他。

    常青见她天不怕地不怕,还故意用食物挑衅自己,顿时觉得她幼稚可笑。

    但转念想到她竟然女扮男装混入窑厂,甚至跟其他男子同塌而眠!试问普通女子谁能做到?

    脑海中忽然闪现陈琳的那张脸,这个田如月在某些方面跟陈琳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想起陈琳,眼神不由的转向田多福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名扬京城、备受追捧的新晋才女陈琳竟然曾今是眼前人的未婚妻,还是换亲得来的!

    本就吃不下的田多福在常青杀人般冷酷的眼神下备受煎熬、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田如月见此一幕顿时不满了,直接把小笼包砸常青:“你干什么吓唬我大哥?”见常青一把抓住小笼包直接塞进嘴里,愤然发难:“大清早的跑来盯着我们兄弟俩,你有毛病吧?有病就去找大夫,看我们没用赶紧走,别影响我食谷欠。”

    常青看着桌子上的盘子几乎都空了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田多福默默的看着快要空掉的盘子也不敢吭气,手底下却偷偷的拽了一下妹妹的袖子,暗示她别惹常青这个杀神。

    万一他脑袋一热宰了他们兄妹俩,找阎王哭诉也晚了。

    察觉到田多福的小动作,田如月瞬间被劝住,又瞪了常青一眼,低头继续吃。

    田多福不敢看常青,只盯着妹妹:“你已经吃的够多了,给我留点。”

    田如月抬头瞪他:“你不是胃口不好不吃吗?”

    田多福:“……我是怕你吃多了撑得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真好,那我不吃了,全给你。”田如月开心的夹起剩下的小笼包放进田多福的碗中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常青看着兄妹俩相濡以沫的这一幕,顿时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。

    若眼前的田如月已被人易容取代,怎会对田多福有如此深的感情?

    据监视的探子回报,陈琳对她的母亲跟几个嫂嫂可一直是高高在上,把她们当下人随意使唤。

    疑点太多,只待一一查证。
    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,方便下次继续阅读!
女人私密处解剖图